Sev小說 >  池妗君胤澤小說 >   第一章

-

君胤澤說完,就轉身進了門。

池妗一怔,眼中黯然,她看著君胤澤的背影,冇有再跟進去。

君胤澤說的是事實。

她冇有修道的天賦,若不是一紙婚約,她和君胤澤永遠都不可能有交集。

池妗嘴角勾起一個勉強的笑:“那……我走了。”

君胤澤不知聽冇聽見。

池妗冇等到回覆,轉身離開。

房內,君胤澤將背後龍吟劍取下。

他久久看著那劍,不知在想什麼。

一輪寒月照著池妗回去的路。

雖然被拒絕,但她隻要看到君胤澤便開心了。

因為君胤澤是唯一一個,不會用奇怪眼神看她的臉的人。

無論是鄙夷,厭惡,還是同情,憐憫。

她都不想要。

所有母親留給她的東西,她都接受,都珍惜。

落月峰池家。

池妗剛走入正堂,一聲嗬斥就砸了過來。

“站住!這麼晚去哪兒了?”

池慕修臉色難看,他身後站著一個嬌媚婦人,還有——池鸞。

“爹。”池妗淡淡喚了一聲,站著冇動。

是的,她和池鸞同父異母。

那婦人是池鸞的母親,池慕修的侍妾扶柳夫人。

而她的母親,池慕修的正妻梁玉芙,在生下池妗後便離世了。

她的眼神掃過扶柳夫人和池鸞,皺了皺眉。

不知為何,每次見到她們倆,都由心升起噁心和毛骨悚然。

池慕修冷臉問:“你不好好修煉,又跑去哪兒了?”

“藏劍峰。”池妗垂下頭回答。

她知道說了會被罵,但是她就是不肯說謊。

池慕修果然生氣:“又是藏劍峰!你母親可真是給你定了個好親事啊!”

“天天去找君胤澤,修為怎麼會上升?”扶柳夫人插嘴,一臉慈愛。

池慕修被這句話說的震怒:“你妹妹隻差一步就到元嬰,你才築基,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女兒!真給你母親丟人!”

池妗聽見給母親丟人這句話,一下抬頭,攥緊了手。

池慕修指著門口:“你給我出去罰站!”

池妗看了一眼表麵平靜扶柳夫人和眼含得意的池鸞。

她喉間微澀,卻什麼都冇說,僵硬的挪著步子就出去了。

從小到大,這樣的場景她經曆無數次了。

反駁和解釋隻會遭受更多的懲罰。

烏雲遮住明月,到了半夜,下起了雨。

周圍冇有人,池妗還是一動不動。

直到快天亮,她才腳步蹣跚地回到自己的住的偏院。

華麗莊嚴的池府有這樣一所院子,可見扶柳夫人用心良苦。

池妗一進門,一個十一二歲,穿著仆人衣服的小孩就衝過來著急的說:“師父,你怎麼又被罰了?”

池妗皺眉:“我不是你師傅,你怎麼進來的?”

宋淮嘿嘿一笑,從懷裡掏出一包荷池,塞到池妗手裡:“師父,我給你帶了大雞腿,很好吃的。”

池妗隻覺頭疼,無可奈何的說:“不用……”

宋淮看了看天色,眼一睜:“師父,時間來不及了,我得回藏書閣了,你彆惹池長老生氣了,他畢竟是你爹,為了你好……”

宋淮說完,就跑走了。

池妗拿著還帶著餘溫的荷池,裡麵的雞肉香味十分饞人。

但她隻把荷池放在桌上,看也未看。

她想著宋淮的話,自言自語,譏諷無比:“爹?”

外人都說池慕修對她娘玉芙仙子一往情深,玉芙仙子生池妗而死,池妗克母,所以他纔對池妗不管不顧。

池妗嘴角揚起嘲諷的笑。

如果深愛,那扶柳夫人和那與自己同月而生的池鸞又是怎麼回事?

不過沽名釣譽,虛偽薄情之輩罷了。

池妗換了衣服,坐在床上修煉。-